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去

2019-11-05 11:26

我的音乐里藏着埃塞俄比亚的元素,并且将会一直存在下去,因为这与我生长环境有着直接的联系。在我小的时候,妈妈、奶奶、叔叔们会经常在房间里唱aster aweke以及mulatu astatke的歌。我离开家以后,才真正意识到这些音乐是多么美妙。我不是那种善于玩弄技巧的歌手,我只是知道自己的音乐基底是rb,但我做不到像luther vandross、jennifer hudson一样去唱歌。事实上,我的音乐里有着那种基因赐予的力量。比如像《gone》这首歌,我只是像日常说话一样去诠释自己的音乐。未来某一天,我或许会去做一张没有歌词的专辑,让听者去关注那些旋律本身,去认识我埃塞俄比亚的面相。小一点的时候,那些语言我并不能完全理解。埃塞俄比亚诗歌是一门非常复杂的语言,我可以听说阿姆哈拉语,但我并不能理解他们的诗性。我妈妈会翻译一点给我,我觉得那是我听过最美妙的东西。我从来没有回过埃塞俄比亚,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去,希望能做出一些特别的东西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